台湾宾果注册_台湾宾果官网_台湾宾果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台湾宾果走势:消费机器人的雏形出现在2014年11月

经过2017年短暂的沉寂之后,从2018年末开始到最近一个月,消费机器人行业可谓是大新闻不断,“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已经成为了常态。”你方唱罢我登场”,但都是宣布自己即将破产的消息。

消费机器人的雏形出现在2014年11月。当时,亚马逊推出了智能音箱Echo将智能语音交互技术植入到传统音箱中,这样的智能音箱可以像“朋友”一样和主人交流,只需要说话就可以播放音乐、电影甚至帮助主人购物。一经面世就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而以其理念为原型的消费机器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一时间Jibo、Seven Dreamers、Anki等公司纷纷在消费机器人这块处女地上“征战四方”。自2014年开始兴起,2015年引爆创业圈,2016年到达顶峰,但在2017年遇冷,2018年纷纷倒闭,其发展可谓是跌宕起伏。

倒闭机器人公司“众生相”

一、玩具明星公司Anki倒闭

2010年卡内基梅隆机器人研究所的三位毕业生创办了Anki,2013年他们的首款产品Anki Drive(智能汽车玩具)便登上了苹果当年WWDC的舞台,那时候,Anki可是机器人界的当红明星,那时,微软、亚马逊和康卡斯特等公司都曾有将其收购的想法。即使是在倒闭前,Ank还刚刚i被Fast Company评为“2019年度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机器人领域的第一名。

Anki于2016年推出的小机器人Cozmo(车型智能宠物机器人)是卡内基梅隆大学官方认证的教学机器人,在2017年成为了英美最畅销的玩具。2018年8月,Anki又推出了Vector机器人,这款机器人外观与Cozmo相似,但功能上更偏向于市场上的语音AI助手类产品。

一路以来,Anki似乎算是高歌猛进,但是Anki CEO Boris Sofman在4月20日的临时全体会议上向员工发布了公司倒闭声明。而在几天前,这些员工们还被告知,在一轮新融资失败后,Anki打算寻找额外资金。

从这份声明中我们可以看到,压倒Anki的是“三座大山”:一是市场表现虽然出彩,但是仍未达到预期,以至于需要寻求更多的外部资金渠道;二是寻求融资失败;三是产品研发与平台扩展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否则难以突破。这三个原因一环扣一环,使得Anki最终只能选择放弃。

很多人将Anki的倒闭定性为“突然之间”,但其实Anki前进旅程的戛然而止并非没有预兆。在Cozmo于市场中取得优秀表现之后,Anki在研发Vector时,依旧选择了在Kickstarter上发起众筹。官方的解释是,他们希望能将Vector放到更大的设计平台和技术社区当中。这一举动或许意味着Anki在资金方面的困难。

在倒闭前,Anki已经卖出了650万台机器人,仅2018年8月,就卖出了150万台。Anki在2018年也曾表示,2017年的收入近1亿美元,2018年收入有望超过1亿美元。销量如此可观的机器人企业怎么说倒就倒了呢?尽管Anki公司的机器产品既聪明又新颖,但它的发布价格也相对较高(Cozmo为180美元,Vector为249美元),这可能也导致该公司发展缓慢。

Anki机器人一直想要摆脱“玩具”机器人的名号,并且一直致力于将产品营造成主人的“朋友”、“另一个家庭成员”。可惜的是,蝴蝶终究没有冲破那层厚厚的茧。Anki一开始被认为是“玩具”,到了结束也只是“玩具”罢了。

二、庭社交机器人先驱Jibo倒闭

Jibo,可谓家庭用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先驱。

2012年Jibo成立,由MIT博士Cynthia Breazeal领导,致力于打造家庭社交机器人Jibo。当提及为什么创造Jibo时,Cynthia Breazeal满怀希望的表示表示想要赋予机器人情感和社交技巧,让机器人真的像个“人”。

Jibo于2014年上线众筹平台Indiegogo,一经上线立马引起轰动,筹集到了远超众筹目标约2倍多的350多万美元的资金。在人工智能产品匮乏的当时,Jibo几乎代表着人们对于家庭机器人的幻想,不仅长相呆萌可爱,而且还具备听、说、看、陪伴、提醒、自我学习的功能。一年后,Jibo又获得了获得110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开头。

但是,好的开头未必能有一个好的结尾。理应一路扶摇直上的Jibo却一直处在“低走”的状态里。

2014年,投资者和消费者们满心欢喜地以为Jibo很快便会出现在市场中,却不料Jibo居然跳票整整三年。Jibo的研发团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对产品进行打磨和的优化,并且其产品复杂性决定了他们需要一次性集中解决多个方面的技术问题,包括硬件结构设计,语音、视觉交互,系统和内容等等。待到2017年9月,Jibo终于开始向三年前的众筹者们发货,同年10月,开始面向大众市场发售。这时的它已经被“借鉴”、“模仿”得差不多了,消费者们已经失去了新鲜感。

同时,Jibo团队一直没有解决一个大问题——本土化。Jibo当年在中国的宣传不可谓不隆重,2016年,其创始人Cynthia Breazeal和 CEO Steven G.Chambers都来到中国进行了公开演讲,希望打开中国市场。但是直到产品正式发售,语言、本土内容、服务接洽等本土化问题都未得到解决。最终,Jibo只能取消大量的海外订单,只主要在美国与加拿大发售。

于是,2018年6月,Jibo将旗下知识产权资产和IP出售给了纽约投资公司SQN Venture Partners。

三、消费机器人公司TickTock宣布倒闭

TickTock于2017年成立,据报道,在运营的一年中,TickTock尝试了四种不同的消费者机器人理念,希望能做出超越傻瓜式吸尘机器人的产品,开发出真正的智能机器。

不同于Anki披满荣光的落幕。TickTock开发的四款产品在市场和投资人两边都未得到认可。甚至在倒闭后,它的联合创始人、前谷歌员工Ryan Hickma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约有200名投资者认为TickTock是一家试图在公司倒闭前骗取资金的公司。

让我们复盘TickTock的四款产品,以此一窥TickTock为何受到了如此嘲讽——

1. Slider(滑动机器人),Slider会在专门设计的垃圾桶和洗衣桶下滑动,把它们从一个房间转移到另一个房间。但是Slider需要使用者把这些专门设计的垃圾桶和洗衣桶放在机器人能接触到的地方,而这可能会给使用者造成一定的不便。许多人对这款机器人存在的必要性提出了质疑。而且Slider无法绕开类似于文胸一类的障碍物,并且最终会导致障碍物卷进机器毁坏内部结构。

2. Sir-B(清洁机器人),这款机器人学会了绕开障碍物,但是除了它能够自己根据主人的生活习惯定时清洁以外,与市面上的清洁机器人并无更多区别。

3. Tidy(智能玩具收纳篮),这是一款能够“游戏化”孩子们拿起玩具的方式的产品,也是一个被广泛评价为“很硅谷(指某物是硅谷泡沫化的产物)”的产品,而其定价高达700美元。

4. 家庭管家,这款产品是Sir-B、Tidy、Slider三者的复合体。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移动的小桌子,使用者可以将杂物袋放在底部,钥匙钱包手机等放在顶部。如果你在家中,家庭管家能够帮你把手机从这个房间送到那个房间;如果你不在家,它可以作为安全机器人在家中巡逻,你也可以远程遥控它去查看特定位置的情况。

家庭管家一直是TickTock创始团队最为得意的点子。但是,根据Ryan Hickman与投资人洽谈的回忆,投资人认为TickTock想开发出所有的应用体验和硬件产品,需要耗费 3000~4000 万美元。并且家庭管家还是一个没有经过验证的产品市场,且投资人对它的市场预期并不乐观。

最终,TickTock最终因为无法获投来继续运转而倒闭。

四、家用机器人制造商Mayfield Robotics宣布倒闭

你还记得这个可爱的机器人Kuri吗?在2017年1月刚刚推出时,圆润可爱的它曾备受瞩目。

Kuri由成立于2015年的Mayfield Robotics研发制造,Mayfield Robotics由德国工业巨头博世创立并全资拥有。作为博世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的一次试水,在经历几年的市场磨合与检验后,Kuri依旧无法与市场需求相匹配,因此博世停止了对该项目提供资金、技术等各方面的支持。

不管是Kuri内部成员还是外部人士,大家都一致认为Kuri的失败是由于缺乏实用功能,导致市场表现不佳。Kuri除了语音交互、家电控制、陪伴功能外,还可以自由移动,并具备摄影功能,可以为主人拍下照片和视频。这也就是说,在功能上,Kuri除了会移动、会摄影之外与一个智能音箱别无二致。而且其摄影功能与手机摄影相比,在实际使用中也没有优势。

价格方面,对比从2014年就开始销售的谷歌旗下Echo智能音箱系列的各个产品,Kuri 700美元的售价显得过于高昂,毕竟Echo系列中最便宜的Echo dot二代只需要49.99美元。

人们很喜欢Kuri萌萌的外观,但人们当然会拒绝为一个售价高达700美元的智能音箱买单。成立3年后,Mayfield Robotics死于对市场的水土不服。

做好一个消费机器人公司,为何那么难?

看完这些传奇,这些公司倒闭的原因虽有差异,但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共性问题。

1、机器人功能可替代性强,且难以符市场需求

现有技术还未成熟到可以真正满足消费者需要的消费级机器人功能,现有的技术只能做出类似于智能音箱的消费级机器人。但是这些机器人的售价最高甚至可超过智能音箱十几倍。

2、研发成本过高,生产周期过长,且存在技术无法及时迭代的挑战

这个问题导致了两个结果:一:是生产周期过长导致产品面世时,其实已经过时了;二:是研发需要持续、大量的资金投入,而因为上一个原因,产品的市场表现势必不佳,而后续资金链必将产生问题,最终不可避免的走向倒闭。

此外整个机器人产业都面临着硬件成本过高与知识产权高度集中的问题。

但就算解决了这些问题,在公司实际的运营中难免会碰上更多不具备普遍性的挑战,例如高层管理动荡导致等。

倒下的机器人公司,在角逐的历史上被浓墨重彩地褒奖过,或在落幕后散落一地鸡毛。剩下的机器人公司可以吸收前人的教训,谨慎前进。尖端科技是能给人们带来不少惊喜,这也是很多机器人公司创始人的情怀所在。但这也导致许多公司没有创造持续营收的能力,面临融资困难,技术更新缓慢的困境。

免责声明: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