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台湾宾果官网:禁欲守贞的年轻人-虎嗅网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禁欲守贞的年轻人

禁欲守贞的年轻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 zhenshigushi1),策划:刘妍。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长期性禁忌之后走向性解放,是开放多元时代的景观。在对待男女关系上,年轻人有更自由的选择,却也有人逆行而上,禁欲守贞。


守贞年轻人在网络中抱团取暖,他们有着统一的昵称:高贵古董。在嘲讽和打击中,这些年轻人辩解自己并非性观念保守,而是选择一种生活态度。他们有着现代的守贞观念:在稀释彼此荷尔蒙的时候互相尊重,绝不越雷池半步。


泠,24岁,女,企划师


性自由,就是有底气说不要


“我希望恋爱场中,大灰狼去找大灰狼,小白兔去找小白兔。”


青春期了解部分生理卫生后,我开始有点精神洁癖,希望这辈子只跟一个人发生关系。我谈过三段恋爱,那时年少懵懂,仅牵手就足以让我们脸红十分钟。


我觉得自己不够好看,身上有赘肉,腿也不够细,想象着两个人赤裸相对的画面,我有些尴尬,不太想跟人有亲密关系。周围的朋友崇尚及时行乐,偶尔会半开玩笑地说我是老处女、国宝。


其实,我不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大学时,我常跟朋友一起蹦迪喝酒,还会抽烟,这让我很容易给人留下开放的刻板印象。一次饭局,有人加了我微信,第一句就问:“今天晚上一起吗?”我假装没看见,对方见我没回应,问:你手机响了,不看看吗?“


他斯文败类的样子令我作呕,加重了我守贞的想法。


上大学后,我没再谈恋爱。男生朋友觉得我感情高度洁癖,没遇到过渣男,但喜欢咒骂那些人品不佳的男人。女生朋友觉得我不切实际,经常教育我胆子要大一点,如果驾驭不了爱情,就去选择直接了当的快乐。


我喜欢一个男生近五年。与他暧昧纠缠数百天,我一直分不清,他是因为寂寞想谈恋爱,还是真的喜欢我。


他生日那天,我们开了个标间。那时是冬天,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我们都穿着很多层衣服。他喝得有些醉,将我一把扯入怀中,想跟我发生关系。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板着脸,像教导主任一样讲了很多道理,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


那一晚,我们和衣而睡。他隔着被子抱了我一晚上,没有再强求,只给了我蜻蜓点水的一吻。


这件事情使我对他好感上升。但还没等我想清楚这段关系如何展开,就得知了他恋爱的消息。他坦诚地跟我说,恋爱是因为生理需求。我想起那个让我心跳整晚的吻,失望又失落,纠结地想,如果当初我让步了,或许我们会在一起。


受访者图 | 生日那天路过的街牌


单身六年半,守贞观念让我显得与众不同,但我也很难谈一场性观念匹配的恋爱。我希望恋爱场中,大灰狼去找大灰狼,小白兔去找小白兔。但跟一个大灰狼聊到这个观点时,他反驳了我,说大灰狼都喜欢小白兔。


开放和保守都没对错,我只是不想因为别人改变自己原则。我已经学了不喜欢的专业,做了不喜欢的工作,但对性接触,我有底气说不要,这也是一种自由。


青山,男,27 岁,油气研究专员


不擅长泡姑娘,也不适合混江湖


“我只会跟性观念相同的女孩谈恋爱,即便这个愿望只能在脑海里成真。”


初进大学时,除了我,室友们都谈了女朋友。一次宿舍夜谈,室友了解到我有处女情结,跟我说,要抓紧时间谈恋爱,因为洁身自好的女孩越来越少。


我不强求恋爱,单身到大三,才终于遇见初恋。


我当了她三年备胎,只和她牵过手。她嫌弃我衣服没品,人丑,发型难看,还没钱。与我分手后,她不停地换男友,我一直等她。直到有天,她说自己失了身,我特别伤心,不再抱有幻想。


看多了别人的分分合合,我期待纯洁的爱情。偶然我发现了守贞吧,贴吧主页写着两行字:思无邪,守纯真;责相同,双处婚。有一些网友在上面分享自己的故事,讲自己的守贞观念。翻了几页我就知道,我找对地方了。但很多人不理解守贞观念,经常来到贴吧里语言攻击我们,而离开网络,我们在现实中,是最与世无争的人了。


因为守贞的缘故,我从不浏览情色网站,也不会去泡吧、唱KTV,甚至主动减少对女性的接触。朋友们都认为我比较单纯,也理解我守贞的想法。有人曾用处女情结、物化女性等观点质疑我,我反驳他:“我本身就是处男,为什么要接受乱七八糟的女孩?” 


除了学业,守贞是我坚持最久的事。我只会跟性观念相同的女孩谈恋爱,即便这个愿望只能在脑海里成真,我也不愿接受千疮百孔的现实。


为了遇见理想的女孩,我必须让自己更优秀,努力赚钱。研究生毕业后,我尝试过很多工作。包括工程分包、电影投资、卖保险、房产销售、教育培训、北美外教……甚至,还有人找我做皮条客,因为他觉得我是个有原则的人,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线。听闻做皮条客月收入有10多万的流水,当下,我确实松动了念头,犹豫了一小会儿,我还是担心自己会堕落,最终拒绝了他。


我过不来醉生梦死的生活。刚毕业那年,我做了一份应酬很多的工作,每晚陪客户喝酒打牌,学习用狡猾的套路与人周旋。无论身体还是心理,我都应付不来,没多久便辞了职。休息日,我常常独自去郊野闲逛,跑步看书,日子过得平淡安静。我拒绝复杂的人际关系,宁愿赚得少一点。


我不擅长泡姑娘,也不适合混江湖。


尼鹭,男,24岁,金融研究生在读


情感比肉体更像是真实的


“见过整片银河,但只爱一颗流星。”


大学宿舍四个人,除了我都是gay,整体上私生活比较复杂。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室友很恶心,经常在心里默念,自己一定不能这样。


我的家庭氛围非常开放。成年后,爸妈甚至跟我说,有些该经历的事情可以去体验了。反而因为这,我对性关系没有强烈的渴望,更喜欢精神层面的交锋。


高中时,我谈过很纯粹的校园恋爱。那时我对性有一点耻感,觉得情感比肉体更像是真的。大学读的是氛围很开放的播音专业,很多人拿身体当作解放的一面战旗,用开放的性观念来标榜自己。尤其是男生,会以睡到很多女孩为傲,校外酒店翻腾的数个夜晚,都会在某个时刻成为谈资。


同学在宿舍走廊跟我偶遇,他口气炫耀地说,刚约了一个17岁的高中女生,拿走了人家的第一次。我几乎想要报警,碍于同学的关系,我只叹口气没说话。


十几个同学凑到一起聊天,聊到性时,我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瞬间,几个男生的眼神异样,开始哄笑。


其实,我能理解他们的不理解。人作为动物,总有被激素水平影响的时候。我也会看小电影,但仅止于此,为了性这个目的跟异性建立联系,我想都没想过。读一本好书,或看一部好电影,比性吸引力更大,我也不好意思拿父母的钱去泡妞。


对于跟我性观念相反的人,我并不排斥,有时还很欣赏。有个大学同学,大家都叫他“二十六少“,因为他四年找了二十六个女朋友。最初,我觉得他很花心,后来了解到,他每一段感情都乐在其中,享受当下。我觉得他比我有勇气,是一个很本质的男孩,相比之下,我倒是显得很虚伪了。


大学毕业后,我波士顿读金融,平日能接触到不少漂亮女孩。但在我心里,女孩的思考方式,比脸蛋和身材更重要。


我理想的恋爱关系,是两个外相交的相交圆,有重叠的部分,也有未知的部分,我们基于信任稳定发展。如果这种关系基于肉体,很容易不稳定,总会有更新鲜性感的肉体,会分散我们对彼此的关注。


受访者图 | 一个守贞者的理想恋爱关系示意图


如果说,爱情是灵与肉汇成的银河,我更偏爱那颗属于灵魂的流星。


陈森森,女,26岁,文案


太容易被异性吸引,不是很美好的事


“他越是急切,我就越不安。”


我从小就被异性缘所困扰。虽然,我从不去主动招惹他们。


在我的经历里,太容易被异性吸引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中学时,我相貌出众,成绩也算拔尖,总会有男孩子献殷勤,书桌里常收到各种礼物和情书,还会有人给我买早餐。


班里有个很能混的女生,问我是不是处女。我以为她指的是星座,便摇摇头说不是。她抓住这个把柄,拍了拍周围的男生,喊:“她居然不是处女,还每天装纯。”我开始受到班里女生的排挤。只要我和男生说笑,她们就会议论我。14岁的我,成了同学们口中的小骚货。


有天放学,我突然被一个男人拉到车子里。他掐住我的脖子,我用尽全身力气对抗,双手死死地拉住裤子。不知是拗不过我还是良知唤醒,最后他松开了手,跟我道了歉。


那之后,我害怕男生们靠近,觉得只有坚守处女之身才能换得清白。


作者图 | 收到的花


年纪渐长,我像一个异类,即使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处女。大学时,我谈了恋爱,男友高高帅帅,了解我过去的经历后,他一直努力给我安全感。


我以为自己遇到了一句到尾的爱情。但恋爱两年后,男友还是向我提出了性要求。我拒绝得很果断,我们为此大吵一架,冷战了半个月,最后以他的道歉收尾。时不时,他还是会满脸钦羡的样子,向我转述其他情侣的日常生活。在一起的最后两个月,他开始非常直接地表达想要我的第一次,向我保证会娶我。


他越是急切,我就越不安,只得跟他分了手。我没有再谈新的恋爱,因为实在看不清鲜花和礼物背后,藏着怎样的动机。


我想把完整的自己留给对的人,不轻易牵手,也不轻易放手。


小舞,男,26岁,事业单位工作


守贞是我对主流价值观最大的叛逆


“如果男女关系是一条食物链,那么我始终处于最底层。”


我从小学3年级开始遭受校园霸凌,反抗过,但寡不敌众,告诉老师还会遭到报复。


到了初中,我学会装疯卖傻,扮丑来融入群体,挨打次数才变少。因为这些经历,高中时我经常主动示弱,捧着别人说话,总算没人再欺负我。长期被校园霸凌,导致我成绩下滑,人也很自卑。


不上学的日子,我总是窝在家里看电视。电视剧里的女人总是被男人伤害,比如发生关系后被抛弃、男人出轨,女人们都哭得很伤心。我了解被伤害的滋味,决心做一个好男人,没有感情不发生关系,发生关系后一定负责,不出轨,也不打骂老婆。


后来,我在职校遇见了初恋,她像照妖镜一样,帮我看清楚很多女人。学校里的其他女生都当我是空气,说我丑,以后要到朝鲜找老婆。我的家庭条件还可以,但因为我守贞的观念,很多女生觉得我只有婚姻价值,没有恋爱价值。我接触过很多异性,只有初恋在男女关系上认可我。


对守贞的概念模糊的时候,我每天在独身和接受非处两种思想中纠结。有一次,我差点放弃守贞信仰。那个女孩比我大,从美国留学回来,很有气质,长相有几分像周冬雨。唯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她有过婚前性行为。仅仅交往一个月,我便提出了分手。虽然,我一直强迫自己信任我们的感情,但观念不同,依然难以为继。


24岁之后,守贞变成我的生活态度。守贞吧有 26686位吧友,都是我的同类。偶尔有人与我争论,说婚前性行为的发生是因为爱情,觉得守贞很傻。但我守贞,也是因为爱情,从一而终就是我的婚恋观。


如果说男女关系是一条食物链,那么我始终处于最底层。有时候,只有最底层才能看到真相。


因为遇不到合适的人,我单身4年。我甚至想过以独身来反抗主流性观念,从小到大,我都是很温顺的人,守贞是我对主流价值观最大的叛逆。


(本文是《宽松世代——90后生存报告》一部分,在这一报告中,真故将从不同切面对当下年轻人生活状态进行观察、记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 zhenshigushi1),策划:刘妍。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真实故事计划©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fjzzpet.com/article/289178.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7
说点什么
返回首页